看书的年轻人与一个金融群的千万驰援

专注原创,专于财经

极速直击,即刻发声

极刻常伴左右,理想不逐流年

――大河财立方《极刻》团队

大河财立方《极刻》第434期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丘眉

2月6日,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方舱医院”正式启用,一位看书的年轻人有些与众不同。他翻看着手中厚厚的书,神情专注。

(图源网络)

看书的年轻人

当天22:05,袁先生在一个近500人的金融群里分享了这条资讯。22:11,北京一位投行的群友跟了一条消息:“他看的书是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上海一位群友立即跟进了一本与方舱医院同样版本的书籍图片。袁先生回复:“好眼色。”

被称“好眼色”的群友又谈及了另一个群里关于读书的一个小段子:

儿子问爸爸为什么要读书?爸爸说,你读了书,现在就会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好眼色”群友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前些年日本有电视台采访张汝伦教授,问:“中国人为什么都喜欢做老板,喜欢别人称呼老板?”张教授说,近代中国积贫积弱,多年抗战,民族受到创伤,最大的教训就是“落后就要挨打”,以致于近代中国处在一个功利思维占压倒优势的状态,所以一些中国人特别追求财富,与此同时,也就忽视了许多传统文化的东西。

事实上,触动“好眼色”群友的是“方舱医院看书年轻人”资讯后边的一条留言:一个民族能静心深入思考,从新冠肺炎开始。

群友夏目(化名)也在当天上午就留意到了这个年轻人以及他手上的书,“群里不管什么时候,谁抛出什么话题,都会有人快速响应”。2月7日,夏目告诉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他还有一个特别的身份,上述金融群的管理员。这个群最早创建的是另一个人,之后去做实业了,转由袁先生担任群主。

夏目常驻厦门,袁先生常驻长沙,群友更是来自全国各地,包括各级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以及银行、信托、券商、公募、私募等金融机构的高管。群内实行实名登记,互相之间大多有业务链接,多数人还和袁先生或几个志愿管理员见过面。2018年元旦前后,夏目第一次与袁先生见面,还是因为他在群里发消息称要回湖北老家。彼时身在长沙的袁先生特别约了他在武汉见面,之后,他们还一起有了几次业务联手。

网上流行不少关于金融人的段子,比如:金融人啥都关注!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股市、汇率、SDR、QE、资产配置啥都懂!夏目说这个段子是金融人的真实状态。但是也因此导致人们对金融人有一些误解,认为金融人比较浮躁、急功近利。

一个返乡的金融人

夏目也是一个年轻人。他学的专业并不与金融相关,最初在移动互联网相关技术公司工作。2013年他转入金融圈,“做实业,自下而上,觉得机会比较渺茫。而金融被称为万业之王,强调横向链接,有更大的成长可能性”。

“金融人啥都关注,对宏观微观的环境也比一般人要敏锐很多,我们需要很广的信息量。”夏目说,像辽宁山东舰、伊朗局势等问题,也会在群里第一时间引发讨论。2019年12月31日,夏目在群里发出了一个忧虑:“如果春节期间出现肺炎(当时未确定名称)传染会怎样?”当时,群里已经有一些相关信息的讨论,他也做了一些与肺炎相关的功课,但家乡的小伙伴一直都认为他过于大惊小怪。大年三十,虽然到处都在呼吁不串门,但家乡的小伙伴仍有人肆无忌惮、四处串门。

虽然很早就有所忧虑,1月15日,夏目还是跟随厦门的亲友们一起自驾返回湖北咸宁家里过年。他随身携带了《周期》《新中国发展规划70年》《数字货币经济分析》《金融科技时代的地方金融监管》《第六次浪潮》《数学规划与经济分析》《数字货币新论》《科创板业务规则及监管问答汇编》《债务危机》等9本书,自言“一个月的假期,读书任务繁重”。

“我们需要随时学习,随时更新知识。这不是为了谈资或者给自己贴上文化标签,首要是害怕被淘汰。金融业的新规层出不穷,这要求金融人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

咸宁,距离武汉两百多公里。他们没有选择穿行武汉的高速。1月19日,他又与原先约定的伙伴,取消了1月22日在武汉的会面。“金融人的行为逻辑里,风险控制的弦,随时都绷紧的。”

一个金融群的正向驰援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称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

2020年1月8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疫情病原;

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肯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人传人;

2020年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市宣布自10时起交通封城;

…………

事实上,之后疫情的蔓延还是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在1月19日确定取消了武汉的会面后,夏目与群友们一起开始密集关注疫情的变化。

大年初一(1月25日)15:06,一位群友在袁先生的金融群里分享了“武汉大学抗击新冠肺炎基金”的链接。链接里介绍,为全力支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大学校医院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医疗救治工作,打赢疫情防控战,在武汉大学校友的积极倡议下,武汉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决定设立“武汉大学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基金”项目(以下简称“抗击新冠肺炎基金”),定向接受爱心捐赠。彼时显示已经募集200多万元。

15:43,袁先生@所有人:小伙伴们关注一下武大这个捐款链接,经许总的认证是靠谱的,群里不用发红包了。把钱都捐给疫情地区人民吧!捐款的今年业务落地无数,新年财源滚滚来!代表疫情地区人民感谢您嘞!

至当天22:38,经过群友们的参与推动,“抗击新冠肺炎基金”增加了600万左右。大致在初三,大家帮助完成了总共超千万的募集。

自2017年起,国家的金融政策不断收紧,金融业的竞争压力加大,这期间不断有人离开金融圈,甚至有人转去做微商。尽管金融业这两年日子比较难过,但大多数群友仍然保持对信息的敏感,对此次疫情高度关注度,并且很早就开始积极参与各方的驰援。群里认为金融与各行各业、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休戚相关。

虽然是金融群主,袁先生却经常戏言自己并不是金融人。袁先生最初是一名老师,之后做过实业,如今以投资为主。

2月7日下午,一位群友谈及爱尔眼科对于员工的关爱计划时,袁先生回复:“一个企业要想做大做强,做成卓越甚至是伟大的公司就必须有社会担当,我不是从政府的角度来说事,而是从正向循环的角度来说事。”

正向循环,就是袁先生接任群主后强调的该群的价值观。正向循环不是金融圈独有的话语,而是比较社会的一种说法。不过,这个跟金融人另一个特征相一致,就是对机会成本的重视。金融人经常会说如果这事做不成、那事做不成,那么机会成本是非常高的。正向循环,就是强调每一件事要最后落地并且在当中实现自我价值,然后才能进入正向循环的闭环。或许,这个可以作为袁先生金融群高效高额募集的一个注脚。

编辑 徐姣

更多即时报道

请关注大河财立方

7×24小时不间断专题播报